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新聞 >> 英國ATM的“七月寒冬”:是誰在拉低現金交易的存在感?

英國ATM的“七月寒冬”:是誰在拉低現金交易的存在感?

瀏覽次數: 日期:2018年8月13日 16:48
雷鋒網AI金融評論按:《中國支付清算行業運行報告》指出,2017年中國的銀行卡交易總量增速放緩,銀行卡滲透率持續上升。一方麵存取現業務下滑明顯(存現業務同比增速為-11.99%),另一方麵消費業務增長強勁(同比增速為21.54%)。與此同時,ATM在中國農村迎來了春天:農村地區ATM淨增3.42萬台,占全國所有新增ATM終端的93.96%,農民除了櫃台辦理跨行取款以外有了更多交易選擇。

 

值得一提的是,中國央行7月13日發布公告稱,不得炒作“無現金”概念,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拒收現金,依法應當使用非現金支付工具的情形除外。

 

在英國,現金的境遇卻截然不同:ATM機遭遇寒冬,越是偏遠的農村地區越難運營;官方對現金的態度也似乎也沒那麽友好。即便是在創新支付工具快速占領交易環節的今天,國外也仍然有業界觀點認為,非現金交易被大範圍推廣,不過是金融機構們想要降低成本的一場“套路”而已。
 
 
英國各地的自動取款機正在以300台/月的速度關閉中,郊區更受衝擊。
 
 
在2017年11月至2018年4月期間,英國最大ATM轉接網絡Link網絡上有將近1500台機器關閉,部分原因是非接觸支付的小額交易大幅增加,降低了人們對現金的需求。

 

盡管消費者提取現金不需要支付任何手續費,然而發卡機構卻需要貼補“交換費”。這筆交換費由每年總運營成本除以全年總交易數量得出,目前大約為每取一次25便士。然而,知情人士透露稱,銀行計劃從今年7月1日開始削減每次取款的手續費。目前,英國約有7萬台自動櫃員機,其中超過97%的取款來自免費使用的機器。銀行打算分階段將自己為取款支付的費用減少到20便士,從本周日開始,這一費用會先從25便士減少到24便士。

 

盡管這點支出的縮減看起來微不足道,但對於自動取款機的獨立運營商來說,意味著運營成本進一步提高,生存變得更加艱難,特別是很多機器都是在偏遠地區的便利商店中運行。據統計,盡管Link一直承諾保持接入網絡,但自2015年以來,自動取款機已經在加速關閉,農村地區情況最為嚴重。

 

本月早些時候,銀行業機構UK Finance表示,借記卡的支付額已首次超過現金,成為英國最受歡迎的支付方式:消費者去年使用借記卡132億次,比2016年增長14%。同期現金交易數量下降15%至131億次。
Link指出,由於現金使用量急劇下降,英國目前的ATM網絡是不具有可持續性的, 其中80%的機器距離另一個現金點不到300米。根據他們所給出的數據,在過去10年中,現金支付的比例下降了33%,同期免費ATM數量增長了50%。

 

Link是想通過減少繁忙中心的“交換手續費”來保護郊區網點,但在更偏遠的地區增加費用。但其他人仍然懷疑銀行的動機是想迫使消費者遠離現金。

 

非盈利性金融運動組織“積極貨幣”負責人David Clarke指出,每天有200多萬人完全依賴現金生活,市場對現金的需求仍然很大,77%的人認為免費獲得現金對他們的生活至關重要。隻有少數人完全不用現金。

 

他表示,“其實這些都是關於銀行設法縮減自身開支的。那些揚言要進入Visa和Mastercard計劃的銀行迫使Link妥協,因為競爭對手給出的費用更低,但這將導致對免費ATM網絡更大幅度的減少。”

而消費者權利組織和小企業聯合會發起了一場名為“拯救現金點”的運動,呼籲進行一次審查,以全麵評估此次費用削減對於社區和消費者使用現金支付能力的影響。

 

 

金融機構如何“套路”用戶?

 

整個西方世界的銀行都在關閉提款機和分行,試圖讓用戶選擇他們的數字支付和數字銀行基礎設施。就像穀歌希望每個人都能通過其私人控製的搜索門戶訪問和瀏覽更大範圍的互聯網一樣,金融機構希望每個人都能通過自己的係統踏足更大範圍的金融場景。

 

還有一個目標是削減成本以提高利潤。分行需要的工作人員,可以用標準化的自助服務取而代之,使金融機構的高級經理們能夠更直接控製和監控與客戶的互動。

 

當然,銀行的說法又不一樣了。用戶有時會收到銀行的一封信,聲稱他們正在關閉當地的分行是因為“客戶正在數字化”,所以他們“正在響應不斷變化的客戶偏好”——但用戶從來沒要求過讓他們關掉分行啊。

 

這就造成了某種“死循環”:分行被關閉,ATM被撤回……用戶在選擇這些銀行線下服務的時候難度更大的話,當然會更有可能“選擇”那些數字化的選項。在行為經濟學中,這被稱為“助推(nudge)”:如果一個強大的機構想讓人們選擇某種東西,那麽最好的策略就是無替代品可尋。

 

以超市自助收銀為例,基本“套路”就是用自助機器取代結賬人員以降低成本。超市怎麽說服自己的顧客呢?

 

先將自助收銀列為選擇之一,一旦有顧客用了,超市就可以由此證明客戶行為的變化,證明人工結賬的減少是合理的。這反過來就使得選擇人工通道會更加不方便,客戶就更有可能選擇那些機器,從而達成將客戶從人工服務“推向”機器的目的。

同樣,金融機構正試圖推進走向數字銀行業務,降低現金的存在感,這其中的真正動機是企業利潤。Visa和Mastercard等支付公司希望增加他們賣出的數字支付服務的數量,而銀行則希望削減成本。所以銀行的助推兩步走就是:一是增加使用現金、ATM和分支機構的不便;二是大力推廣替代方案,讓人們“學習”銀行想要的數字化,然後“選擇”它。

 

在這方麵,可以向馬克思主義哲學家Antonio Gramsci學習,他的政治觀點就是強大的政黨能以這樣的方式調節文化和經濟環境的方式,公眾開始視他們的利益為自然而然的——二十年前,沒有人在街上為數字支付搖旗呐喊,但支持它的人越來越多了,這種“自然的”的想法並非憑空出現,而是金融機構“獨霸一方”的直接結果。

 

還有學習Louis Althusser的質詢概念:基本思想在於讓人們把所有的信念進行內化,好像他們早就有這樣的信念一樣。二十年前,沒人覺得現金“不方便”,但每次走進倫敦地鐵時,就會看到廣告好像把自己當做一個發覺現金不方便的人——這就是在對人們內心的信念“逆向工程化”:現金是不方便的,不用現金也符合我的利益的。

 

上個月Visa就出現了支付崩潰的情況,數百萬依賴數字支付的人突然陷入困境,英國的ATM機前排起了取現的長隊。數字係統可能是“方便”的,但它們很容易故障——可是現金不會崩潰,它不依賴外部數據中心,也不受遠程控製監測,還允許存在不受監控的“離網”空間,現金交易沒法讓金融機構和金融科技公司得到手續費用和數據,這也正是後者想要擺脫它的原因。

 

需要注意的是,政府和金融機構之間似乎也存在某種一致性。財政部最近就新經濟中的現金和數字支付問題進行公眾諮詢,看似想要取得平衡,指出現金仍然很重要。但多年來金融業的微妙遊說顯然取得了成效:現金被指存在負麵因素,還和犯罪、逃稅聯係在了一起,卻幾乎沒有提到數字支付的負麵影響。

 

沒有銀行賬戶的人會發現自己被進一步邊緣化,和曾經發揮重要作用的現金支付製度離得更遠了。人們對現金相關的心理暗示也知之甚少:現金支付可以提高自控力,銀行卡或移動支付可以刺激消費。

 

現金的存在感越來越低,這樣的一個社會,是真的符合普羅大眾的利益嗎?

所屬類別: 行業新聞

該資訊的關鍵詞為:

地址:廣東省惠州市惠澳大道惠南高新產業園     電話:0752-2566825     © Copyright惠州AG亚游集团安全產品有限公司     中企動力提供網站建設     粵ICP備16105325號-1  後台管理